元宵节来临之前,灵州府街道上一日比一日热闹,各家各户大年之前张贴的对联和门神还没有被冷风吹旧吹皱,紧接着又纷纷挂出一串串红艳艳的大灯笼来,那新鲜艳丽的色彩、各种奇巧的造型,将一条条街道装扮得十分热闹、绚丽。

馒头铺子前,张家的婆子把一笼屉刚出锅的热腾腾馒头装进布兜子,摇着头,“哎,她李婶子,你儿媳妇快坐月子了吧?哎说起这生孩子,你听说了吗,有个奇事儿?”

李家婆子摇头,“什么稀罕事儿,我整日价只忙着喂牲口伺候老头子,哪里知道新近又有什么大事儿流传呢?”

“嗨,这可真是大事儿呢——柳府里传出来的,整个灵州府都快传遍了。”

“柳府?就是那个只生女儿不生儿子,快五十了还没有后人的柳丁卯柳老爷家?他家不是刚刚添了一个又白又胖的健康哥儿吗?是小姨太生的,如今我们大家都关心的是,什么时候这小姨太仗着生了儿子的大功,爬上正房太太的位子,把那大太太给拉下来。”

张家婆子摇头,“你呀,你呀,就知道传播这些东家长西家短的破家务事儿,我告诉你,这些家长里短早就没什么意思了——我今儿这里听说的可是件正经的大事儿,柳府出了个奇女子,就是那傻哥儿娶的童养媳,她是个哑巴,口不能言,耳不能听,可是忽然有一天她能开口说话了!”

李家婆子扑哧一声笑得夸张,捡一个热馒头往嘴里塞去,馒头塞嘴,言语模糊,一脸不屑,“哑巴说话?这不奇怪,我小时候在娘家就见过一例,天聋地哑的,忽然就能说话了。”

张婆子气恼她贪吃。按街面上买卖行里的规矩,这一个热馒头吃进肚子那可是白吃了,不算钱的,这李婆子可是生生占了自己一个馒头的便宜。她不搭理她了,扭头去招呼另一个顾客。

“他张家嫂子啊,你知道吗,最近咱灵州府发生了一件奇事儿!”是另一个妇女,她却不买馒头。手里提着几个圆圆的干饼子,身子靠在馒头铺子前,“柳府出了个接生高手,比王巧手还高明呢,连横生、难产都能救活,不会撕扯了****,更不会落下产后风。真正是神人一个!”

李家婆子冷笑,“真有这么神奇?你们又不是亲眼看见,还不是到处传播的谣言……”

一语未了,一个粗布衣衫的青年远远跑来。“娘,娘,快回去吧,我媳妇怕是要生了——肚子疼得打滚儿呢——”

李家婆子哪里还有心情闲话,脚底板打着鼓点一般噔噔噔匆匆离去。

***

王铁匠把一块烧得通红的铁板从火炉里夹出来,捶打,淬火,再捶打,再煅烧,再淬火……渐渐地一柄斧头的大形明显起来。

一墙之隔的旁边。土屋里传来女人的呻吟,呻吟一直在持续,时断时续,时高时低。

“娘——”王铁匠忍不住喊。“要不还是去请王巧手吧,娇娘这可是头胎呢,她年岁大了,身子骨又不好,万一……”

“闭上你那不吉利的嘴巴!”一个沉沉的老婆子气冲冲喊道,压倒了王铁匠。“女人生娃,是我们女人的事儿,哪有你大男人插嘴的道理!”

王铁匠只能埋头继续敲打,叮叮咚咚的锻打声声不绝。

女人的呻吟穿透墙壁,一直在耳边回旋。

王铁匠竖着耳朵听,还没生出来啊,听声音,女人疼得不轻,简直是死去活来。

“娘,就算王巧手贵我们请不起,那我再请一个便宜点的接生婆吧,我真的担心娇娘的身子!”

“王贵,你真是个糊涂虫,女人生娃,那是瓜熟蒂落的事儿,娇娘现在还不生,那是时候没到,你瞎着什么急,当年我生你可是疼了足足地三天三夜呢,还不是一样生出来了?你快打你的铁吧!”

女人的叫声一声比一声惨痛。

当——当——当——打铁声变得无比沉重。

***

街西一条深深的巷子里,一个小媳妇挺着高高隆起的大肚皮从井口吊水,邻家大娘走过,目光摩挲肚皮,“哎,是不是双生子啊,怎么看着这肚子一天比一天高了起来呢?”

小媳妇摸一下肚子,不好意思地笑了,“还不知道呢,不过我婆婆也说了,好像要比一般的肚子大了些。”

“哎,我可告诉你一个好消息,”大娘靠近门口,“最近灵州府都在传,说柳府出了名接生婆,是仙手,比王巧手还神奇,保证能帮你把孩子平平顺顺地生下来。”

小媳妇眼里闪过一丝讶异,“真的吗?真有这么好本事的接生婆?还是柳府的?不知道人家愿不愿意出来给我们这样的一般人家接生呢?如今连王巧手那样的我们都请不来了。”

大娘摇头,感慨,“这个倒是不好说了,人家柳府可是大户人家呢,我们只是小门小户。”

一路叹息着离开了。

***

“什么?是个童养媳?还没到圆房的年纪?那不还是个小姑娘吗?一个小孩子怎么会为妇女接生呢?你肯定是听错了,现在的人啊,就喜欢吃饱了没事干到处传播谣言,我坚决不信!”

街东,王家茶馆里,挤满了三教九流的人,喝茶的,赌小钱的,吹牛的,争嘴的,吹胡子瞪眼的,上至六七十岁,下到嘴唇上刚刚冒出一圈儿嫩毛的毛头小伙子,大家没事儿就凑在这里寻热闹。

一个六十多岁的老汉笑呵呵捋着胡须,瞪着一个年轻人,摇头,坚决不相信。

年轻人急得眼睛都红了,拍着胸脯对天发誓,说自己听来的绝对没错,不是大路上听来的没根没据的闲话,而是自家嫂子就在柳府里当差,这事儿千真万确,是嫂子亲眼所见。

“呵呵,哈哈哈,这年头什么奇事儿都有啊,十一二岁的小姑娘自己还是女儿身,就会为他人接生,还是个高手,哈哈,我说许小官儿,你这牛皮吹得有点悬乎了吧?小心叫州府衙役听到了找你来收牛皮税呀——”

有人笑得刚喝下的茶水从鼻子里噗嗤喷了出来。

年轻人被笑得脸红了,眼睛也红了,他扭着屁股满地转,面对众人这样强烈的质疑,他自己也有点不敢相信了,嫂子虽然从来不说谎,可是这次这话也太离谱了吧?

***

“绑票?真是千古奇闻啊——”

清州府衙门里,州府大人满口堆笑客客气气迎接了顶着名帖来访的白玉麟,州府大人皱着眉头,“什么贼子这么大胆,难道他们也不打听打听清州府白家是什么人家,白公子是什么身份出身,他们就敢下手绑票?真是活腻了他们!”

白玉麟连连抱拳作揖,他一贯就知道沉溺在脂粉堆里享受锦衣玉食的好日子,也不怎么懂得和官府的人周旋,只能一个劲儿赔笑,一连声重复着谢谢。

“既然是白老将军亲自派人求上门来,下官一定当作自家事情来办,请白兄回家告诉白老将军且放宽了心等待就是,下官马上知会梁州府衙,我们一定携手办案,尽快把白公子解救出来,给白老将军全须全尾地送上门去。”

话说得这么客气,应承得这么圆满,白玉麟大感放心,回家的路上坐在马车里竟然忍不住哼起了香艳的小曲儿。

(谢谢“指舞书剑”投票支持!谢谢大家订阅正版!我会加油。)(未完待续。)

总排行榜: 带着农场混异界 邪王追妻:废材逆天小姐 绝品邪少 穿越到大秦的武器大亨 误惹妖孽王爷:废材逆天四小姐